【阅读美文·分享心情·感悟人生·meiwen.5918dyw.com】
当前位置: 美文亭 > 爱情美文 > 爱情小说 > 正文

绝世界(二)

小爻的空间作者:小爻 [我的文集]
来源:美文亭 时间:2017-08-22 11:29 阅读:1次   我要投稿   作品点评

5

东方破晓,霞光万丈,万物晨醒。

筱雅甜梦依旧,迷梦中再见月下的人,月下那双魅人的眸。

时至午时方依稀醒来。连续几日深夜至荷花池,只为对那月下黑衣人的好奇。她向他诉尽所有,还有与慕天的相遇相知,皆毫无保留……

然而,换回的只是他偶尔的侧目。

但,这已足矣。

和絮的风伴着幽幽的思绪拂过枝头,飘落至荷香弥漫的荷花池。在那,一位黑衣男子正望荷沉思。

秦筱雅,他是怎样记住这个名的?她巧笑的娇容又是如何伴着荷香刻入他脑海?

隐约中已感到她必非凡体,再与她相见唯恐是中错。但,若不见……

风过荷池碧叶波,心动荷兰艳花瓣。唯有独叹:天意弄人人难全,荷香魅人人为醉。

他,醉了——为那暗夜的月;为那月下的荷;为那荷香中的她。

6

筱雅晚饭后回房,看到桌上的槐树叶,她知是慕天有事找她。然她怎也想不到,到酒楼后慕天却要她不要再夜至荷塘。

生气,又或是悲伤?总之,她很想见他——那月下的黑衣人,很想,很想见他。

“他并非常人,筱雅,你会受伤的。”慕天望着窗外,夕阳泄下了血色残光。

“我知道啊,慕天也不是凡人,可慕天也没伤害我啊。他也不会的!”

“我和他不一样……”十年与十天能这方对比吗?筱雅,你可明了?

“慕天也认识他吗?”

筱雅眼中的期盼似将什么刺破,原来十年竟不如十天,原来终是痛了。

“他是魔界的凌冰珠,是流入魔界的弱水经地狱火提炼而成的冰珠。在一次魔王闯入仙界不慎落入天池,经天池圣水洁净化为魔体。”

“凌冰是他的名吗?”听完他的过往,没有太多惊奇,唯有欣喜——终于明了他的一切,凌冰,凌……

慕天底声浅叹,含笑答道:“对。”

他只想她幸福,他只想看着她欢乐的笑。

夜色渐暗,万家灯火明亮,今夜她赶早到来,她不想每夜到荷池看到的皆是他月下的背影。

口中一遍遍念着他的名,凌冰,凌冰……满目欢喜之情。

“你为何总是先我到呢?”

望着筱雅假怒的可人容颜,凌冰浅笑不语。这几日,他没离开荷池片刻。

他笑了,很浅,到很美……

“凌,你笑了,以后要常笑……”

她已知道他的身世了,“凌”,有多久无人如此唤他的名了,又或者从无人如此温柔的唤过他?

他的心,为她而融……

“快下雨了,你回去吧。”

“不要!”

筱雅看到凌冰指尖莹光闪动,伸手握住他的手,遮住了莹光。她不想又被他用发术送回。

“筱雅,听话,回去。”即使不舍看她离时的背影,但黑云盖天,积雨将至——他不忍她受累。

筱雅,呵呵,淡莫如他竟肯叫她的名,是否他的心中亦有一个她?……今夜的雨,真好。

“好,那凌背我,不要用法术,就这样背着我回家,好不好?凌?凌……”

凌冰浅笑,背对筱雅蹲下身。

这一夜,她笑得很甜,很美;这一夜,他倍感温暖,幸福;这一夜,大雨倾盆洗净所有凡尘。

凌冰的双眸只有在月下方为蓝色,所以白天他们欢游与山水间。

凌冰带筱雅,脚踏雪白清云天,手挽清天明月日;

他们携手夜闯富贵家,双双暗送贫困人;

他们日游北漠金沙壁,夜行南海碧波间。……

因凌冰相伴,她笑至花开处;因筱雅相陪,他常住暖春时。欢乐而幸福,甜蜜而温暖。

7

晚风拂过,槐林颤动,慕天在槐林边低叹。

后来呢,

后来筱雅与凌冰成亲了不足半年筱雅病患缠身,日夜加重。此时方才明了:作为观音过天为民间凡人滑落的泪,筱雅身内孕含的灵力在与魔界凌冰珠的日夜相处中被渐渐吸食。

看着筱雅日夜渐消的身体,凌冰心痛不已,毅然前往绝世界寻找华烟柳。

月余后,有位名唤孤独的仙人带来了华烟柳,护住了筱雅的灵力,凌冰却再也没回来。

筱雅亦寻了凌冰一世,直至白发三千,油尽灯枯亦不见凌冰身影。

夕阳西沉,天的尽头再也看不到那抹黑影。

今生当他找到筱雅时,她已是一位小有威名的刺客;今生,她叫幻月;今生,她喜欢身着黑衣,亦如百年前的凌冰。

时日过迁,幕色将至,幻月手握长剑独立荷塘苍柳下,任残阳余光将她紧锁。

不知何时,她习惯了值行任务之前到荷塘苍柳下看荷。夏日盛荷或冬日残叶,皆能令她心静如水。

身为刺客那日,她的主人就告诉她:她是观音错落人间的泪,注定悲痛一生。而今夜,将是她痛的终点。今夜,她并非去刺杀,而是为其他刺客的刺杀一探虚实~~以她的命。

8

月黑风高,万家灯火暗灭,北城将军府府门紧闭,夜行护卫匆匆。

避过所有护卫,幻月潜入内室。罗帷低垂,鼾声彼浮……寓示着她与目标只有只有指尺。然而这一切顺利至极,暴风雨前的平静,她知晓……

取剑,飞速握剑斩向锦床,剑风将床一分为二。鲜血淋淋的尸身四散而开。破碎的只有指尺。然而这一切顺利至极,暴风雨前的平静,她知晓……

取剑,飞速握剑斩向锦床,剑风将床一分为二。鲜血淋淋的尸身四散而开。破碎的床木似撞了机关,室内羽箭四射。幻月全力以挡,万箭齐发无一伤身。但万料不及羽箭后会是亿万银针,银针刺穿木桌没入她体内。

没入身体的银针在她还未运功逼出体内时就化为乌有——这并非凡针。

“这确非凡针,乃为蜂针。”

银针停息,一位金衣长袭,面容被金粉所盖的男子出现在房内。

“蜂针?他竟然可以请到蜂王的保护!”

妖是很少界入人类的生活的,要请妖来保护,这将军确实了的。

“错,我是为你而来,观音的泪。千年灵力对每个妖都具有巨大吸引力??上教焓鼗つ惆倌?,却……

你还不知道吧,你的前世他就和那颗凌冰珠保护着你,才让你安然度过一生。”

听着来人所讲,她似乎明白了一些事。

体内的血流渐缓,等死从来不是刺客会做的。

幻月持剑跃起,长剑离手,向来人刺去。蜂王侧身躲开,长剑再回她手时蜂针再袭,幻月略为一惊,却见蜂针在离自己寸余远时被槐叶所挡。

他来了。

毫无语言,蜂王与慕天便运法为攻,不留半分余力。

幻月颓然倒地而坐,槐叶将蜂王紧围其中,蜂针再无用武之地,一切似已成定局。

慕天唇角突然流泪绿液,槐叶纷纷落地。就闻蜂王狂妄的笑。

“城外林正火光四射,你不回去?哈哈,哈哈,哈……”

正在这时,房内藤条漫长,将慕天和幻月紧缠,枝条正一点点吸食他们的灵力。慕天的原身本是槐林深处的槐树,现今槐树被烧,法力剧减,毫无回手之力。

“你竟然与花妖勾结……”

“只是各取所需罢了。”

慕天将自己所有灵力输入幻月体内,在最后一刻念动魔咒:

“以身相祭,

以魂相契,

魔灵随我,

我属暗灵。”

蜂王与花妖皆为之惊恐,妖界与魔界少有往来。此刻慕天竟将自己出卖给魔尊,只为换取魔尊一个时辰的发力。他为这女子,竟然……

此刻,他们明知已无逃脱的机会,也只能本能的逃窜着。

相关专题:世界 今夜

    阅读感言

    所有关于绝世界(二)的感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