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阅读美文·分享心情·感悟人生·meiwen.5918dyw.com】
当前位置: 美文亭 > 爱情美文 > 爱情故事 > 正文

绝世界(一)

小爻的空间作者:小爻 [我的文集]
来源:美文亭 时间:2017-08-12 11:32 阅读:15次   我要投稿   作品点评

在天地相接之处,弱水三千所淹没之地,暗藏一个三界共弃的荒芜地——绝世界。

金沙铺地,巨石遍洒,千毒草与明泉岸的华烟柳是唯有的生物。只因昼夜温变极大,生灵极难生长。

绝世界有位守护者,名唤,孤独。他千年独守绝世界,饱受煎熬。

1

昨夜大雨倾盆而至,今日傍晚的天气似有些寒意。动植物腐败的气息由山脚的树林向山麓槐林深处延伸而去。

密林中群鸟戛然飞起,森林突然悄无声息,只有扑面杀气。

绿林中一男子右手握剑,左手挽着一位可人少妇,少妇怀中抱着一个尚在襁褓的孩子。两人皆衣襟褴缕,发丝微乱。

这迫人的杀气他们已经感觉到了,这次恐再难逃离了,只是可怜了这怀中的孩子。

两人相视无言,彼此的眼中已相约来生。

几片树叶飞射过来,男子用剑一挡,“铛铛”的响声显示了来人内力超人。叶还未落地,一柄长剑直逼而来,男子推开少妇双手握剑相迎。

被挡回的剑转折几圈旋回一个黑衣女子手中,长剑直指,寒意剧增。

“我愿自行了结,可否放了家中妻儿?”他知道,他已了无胜算,只是妻儿……

“你今日必死,而我是刺客,我的任务是——不留活口。”如此绝情的话对她而言只如“今日天气很好”一样平淡。

男子黯然失笑,他忘了刺客是无情无爱的,否则又怎会是刺客呢。

“你绝对是个出色的刺客。”

“幻月。”

她提剑直逼,男子全力以拼。双剑相击,火光四射。她轻然起剑,剑风所至枝叶落地,黑衣在剑风中飘逸如同邪魔狂舞。

男子舞剑相迎,却在她极快的剑下相比见拙,挥汗如雨。

她举剑过顶,身体旋转,剑尖划下,背对男子。只见男子左肩至右腹血印夺目,艳血泉涌难止。他转身望着少妇浅然一笑,颓然倒下。

“幻月,终有一日,你将会承受比我今日所受的痛苦还要痛上千百倍的痛。”

少妇唇角血流,双目死寂的望向幻月,华然倒地。怀中的婴孩被突然的撞击惊醒,“哇哇”大哭。

孩子的哭声令原本湿闷的空气更添烦躁,她提剑欲绝了这吵闹之音。

忽然狂风肆起,槐树颤动,绿叶飘落将婴孩包裹,绿叶堆积形似摇篮,飘荡在空中。孩子哭声渐弱,似乎正缓缓睡去。

又是他,不知从何时起,每次任务那个树妖总会出现。

2

槐叶飘落,一个身着绿衣蓝裳的男子依风而现。他面容清俊,柔笑浅带。

“大人的恩怨何苦连累这无辜婴孩。”

“我的事,与你何干?你一再破坏我完成任务是何居心?”

男子看着幻月轻柔一笑,宛如面对自己至爱,满是宠溺。“你本非凡体,每次杀戮之后心如刀绞,这样的痛,你还要承受多久方歇?”

幻月眼中闪过惊奇,又回归平静。每次任务结束之后心痛不止……八年了,她已习惯默默等待痛楚卷袭。

“我的事,与你无关。”

幻月握剑奋然而起,脚踩树干借力一跃,一剑刺穿空中“摇篮”中心??吹街煅飨?,方转身向密林外走去,全然不理会随风而来的男子。

慕天轻叹一声:月儿,为何要如此折磨自己?难道前世的一切不全然成为过去,将你深束其中,无法任心自由?

“土地!”

一声底叫,一位白发老者徒然出现。

“我说慕天,你别忘了你不过是半个仙的树妖,我怎么说也是个小仙!”

看着土地有些生气的脸,慕天笑容依旧,将孩子放在土地怀里柔声倒:“这婴孩就拜托仙人了。”说完又随风消散,全然不理会土地的叫唤。

日影西斜,在树林边,看到幻月远去的倩影,西风轻拂,忆回百年前的月影。

3

百年前。

“你看,我爹爹都长胡子了,可你还和我六岁时初遇你的样子一样,十年不变。你怎么还说你不是神仙?”

一位二八年华的妙龄女子围绕在一个青衣蓝裳的男子身旁,娇容欢笑。酒楼的吵闹,炎热的空气,街上匆行无止的行人……怎么也无法阻止她欢乐的笑声在空中弥漫。

“我只是半个仙的树妖。”

男子拍了拍少女的头,眼中装满疼爱。或许十年的相处,看着她慢慢长大、美丽,他已动了心。

“你说过,我生辰时告诉我你的名的。”

看着满怀期待的双眼,他浅然一笑:“慕天,我叫慕天,筱雅要记住。”

“嗯!”

“小姐,老爷在四处寻你呢。”酒楼下走来一位蓝衣女子,见了筱要就叫了起来。脸上细汗闪烁。

“慕天,我先回家了。”

慕天轻轻合首,痴痴的望着她离去,直至倩影淹没在人海再也无法找寻。

他,真的爱上她了?

4

和家人度过了愉快的一天,她却毫无倦意。

望着月夜中摇缢的树影,清风偕着荷香扑面,知了的叫声从远方传来。

“为什么我不去看看夜间的荷花池呢?”

她将窗户关好,找到一件披风悄声溜出院子。月光如洗,路旁的青柳在月下也别有风情。

行至荷花池,夜深人们多已酣然入梦,四周唯有风声、虫鸣,入目皆是月下静美的荷。闭目深吸,荷香沁心。感觉自己已化身荷仙,欢乐跃上丽颜。睁开双眼……

“??!”

月色中一位黑衣人立于她的左侧丈余远的地方,那里刚才确实空无一物。他,也和慕天一样,是妖吗?

“你怎么会在这?刚才还没……”

随着她的话语,他微微侧首,又看向荷塘。

她看到了,他的眼是蓝色的,像夏日天空一样的蓝。却让她感到身处冬日的寒……他,应该不是一般的妖。

“我姓秦,叫筱雅,你呢?……你很喜欢荷花吗?”

筱雅走到离他较近的地方,不停的问,双眼不住的打量他。

一身黑衣紧束,乌发齐腰,俊美面容不似慕天静雅,而是别样的刚毅。蓝眸似潭,似要将人不断沉沦其中。

“你是月神吗?你的眼好漂亮。”

连日深夜独自来看荷的凌冰眉头微锁,这女子太吵了。

他转首望着筱雅道:“闭上眼。”

虽然不知他想做什么,她还是乖乖闭上眼,随后一阵寒风扑面,她睁眼时,却已身在家中。

相关专题:世界 男子 孩子

    阅读感言

    所有关于绝世界(一)的感言